{囬來.}


12197315600.jpg


过去很熟悉 现在不懂你。


想看你眼睛 你却给我背影。


在那個我回家路途中黃色破舊の操場上 我還記得CD的碎片飛了好遠。

我說 從來都不喜歡你。

看見憤然離開灰色の背影 心臟才麻麻の 呼不過氣來。

那時候我13歲。

我不知道對於這個謊言の負罪感爲什麽會延遲這麼多年。

可能只是因為他比我先離開。




我前段時間在家裡翻出來他寫の舊紙條。

突然想起 以前覺得他好像除了字寫的好看就沒什麼優點了。

在他面前我也把我の虛偽麻木冰冷表達到了極致。

就像樓梯轉角の時候 看見他躲在角落那裡白色手臂刻上一條條紅跡。

那時候我總以為我要勝利就必須不承認。

想想真是愚蠢至極。


一隻YUKIの天使卡帶。
跟一張砸の希碎的張信哲CD。


以及後來我學會的 不吝嗇于表達自己の好感。

都是我從他那收到の最后禮物。


最後一次見面 好像是在一個走廊上。
他說 你脖子上掛的是什麽。

我說是貝殼 。

他說從來沒見過紫色の貝殼。

然後 我什麽都沒說很快的把貝殼取下來

遞到他手上。




最後 終於有一樣是我能給他的了。

最後の記憶 也有一個有點笑笑2的嘴角了。





關於葬禮我一點實感都沒有。

因為沒有去。

08年冬天下雪の時候去看他 沒有墓碑 聽說是我們這裡の習俗。

未滿一年不能立碑。所以沒有看到所謂の那種黑白照片。


但是我能看見你還是彩色の。
在我記憶體中。




就像那些明晃晃の夏天的花。


周而複始。
輪回發芽。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roseshoo.blog126.fc2blog.us/tb.php/11-974a3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