憎其罪,不憎其人

嘴角





原来是這樣。

當他崩潰の哭倒在我身上。
我の瞳孔也隨之變大縮小。

身體繼而與他の哭聲共鳴起來。

我把手放在他背上。
除了奶奶死の時候我沒有聽過他這么哭過。

6年之僵就這么隨之化解。

無論背叛の那個人是誰
已經不重要了。

曾經懷著那些黑暗の想法走過了數年。
繞到現在仿佛又回到起始點。

不要說什麽血型配不上の庸俗語言。
眼前の日子把我們牢靠在一起能哭
能笑,能一起面對。

淚水沖刷下最後彎起の是你の嘴角。
一切就都滿足了。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roseshoo.blog126.fc2blog.us/tb.php/1-ed096b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