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禁.}



自从佐助解禁那一刻起,我就忍不住荡漾了昂


出来第一件事是找那个水娃娃- =
出关以後說話都散发着性感啊......



火影_335[20090626-0625050]

可惜小水娃想吊下我們二少の胃口- =....死淫蕩娃

火影_335[20090626-0625431]
火影_335[20090626-0625562]


切 叫你穿衣服還偏要不穿 哼 你這身子佐大爺才看不上- =

火影_335[20090626-0627155]


還光著屁股調侃著帶勁呢- = 不過大蛇也確實是像水月說的這樣

火影_335[20090626-0626333]
火影_335[20090626-0626464]



說了不跟我們二少 後來又跟過來 還是光著身子故意給佐助看 簡直是小賤貨> < 我們二少都說了好幾遍把衣服穿起來 活活 不過我覺得有點可愛

火影_335[20090626-0627536]

火影_335[20090626-0633317]


哼哼 被二少迷住了吧- =個死沒節操の

火影_335[20090626-0636119]


嘖嘖嘖 來到這裡雖然是因為水月要拿再不斬大刀 但是很難說這不是天意啊- =

佐助 你看到那3個字 是不是心怦怦跳

火影_335[20090626-0636330]
火影_335[20090626-0636401]
火影_335[20090626-0637002]

水月 那是你大嫂の名字你當然不知道了- = 你沒看見你老大盯著看了那麼久沒移開眼么

另外 好久沒有過笑容の臉上終於因為想起那個人而泛起了漣漪 昂昂昂 我陶醉了



火影_335[20090626-0637163]




-------------------------------------------------------------------



大蛇你還真不是一般の - =那啥 體液也被你整出來了 話說能叫體液就不能是血液也不能是汗水跟眼淚啊 你說是啥呢 各位嘉賓

火影忍者337[20090710-1344090]


我知道那個重吾為啥會被佐助看中昂 因為人人心中都有個他啊 - =同道中人

火影忍者337[20090710-1345091]
長的真好看の君麻呂 - =
原來重吾愛の是君麻呂!!!!!眉毛是2個點點 蝉眉昂 我喜欢 可惜已经死了......
那个重吾在纠结自己の性向 男人 女人 果然还是男人好............如此 就让我们佐少爷来给你指条明路吧 !!!!!!!



火影忍者337[20090710-1352292]
火影忍者337[20090710-1352413]

╮(╯▽╰)╭ 水月 你讲话真好听 难怪佐助要选你昂....... 我也准你当我们家二少の小弟拉
那小尖牙 真是越看越可爱




相反 那个香鲮- = 简直就是小樱2号 ╮(╯_╰)╭

火影忍者337[20090710-1355174]






-------------------------------------------------------------------------



这次のED 夏日主题很清爽 也有笑点 也有萌点啊> <

火影忍者337[20090710-1402405]

OH~ 旗木卡卡西先生 我第一次看你の皮肤暴露在空气中如此之多 还把手摆在那种位置



明摆着勾人昂 > ///<



火影忍者337[20090710-1403076]


- =其实我也不是那么想笑 但是...........噗哈哈哈




火影忍者337[20090710-1404337]



这张图是终结萌点- =. 我仔细辨认了 佐助小樱
但是佐助の名字确被划掉了 很明显 小樱在海滩上写上这个 百无聊赖の喝鸣人汽水- =
于是奔跑是为了什麽?! 因為她看見了一直未出現の佐助

但是跑過來的時候 海灘上只剩下佐助劃掉の名字

昂 太美好太青春額T AT








Ps.期待小狐狸跟鷹野桑の重逢。

昂 佐助變身了也好帥 越來越攻了說 淚。


















end.



 
 

{囬來.}


12197315600.jpg


过去很熟悉 现在不懂你。


想看你眼睛 你却给我背影。


在那個我回家路途中黃色破舊の操場上 我還記得CD的碎片飛了好遠。

我說 從來都不喜歡你。

看見憤然離開灰色の背影 心臟才麻麻の 呼不過氣來。

那時候我13歲。

我不知道對於這個謊言の負罪感爲什麽會延遲這麼多年。

可能只是因為他比我先離開。




我前段時間在家裡翻出來他寫の舊紙條。

突然想起 以前覺得他好像除了字寫的好看就沒什麼優點了。

在他面前我也把我の虛偽麻木冰冷表達到了極致。

就像樓梯轉角の時候 看見他躲在角落那裡白色手臂刻上一條條紅跡。

那時候我總以為我要勝利就必須不承認。

想想真是愚蠢至極。


一隻YUKIの天使卡帶。
跟一張砸の希碎的張信哲CD。


以及後來我學會的 不吝嗇于表達自己の好感。

都是我從他那收到の最后禮物。


最後一次見面 好像是在一個走廊上。
他說 你脖子上掛的是什麽。

我說是貝殼 。

他說從來沒見過紫色の貝殼。

然後 我什麽都沒說很快的把貝殼取下來

遞到他手上。




最後 終於有一樣是我能給他的了。

最後の記憶 也有一個有點笑笑2的嘴角了。





關於葬禮我一點實感都沒有。

因為沒有去。

08年冬天下雪の時候去看他 沒有墓碑 聽說是我們這裡の習俗。

未滿一年不能立碑。所以沒有看到所謂の那種黑白照片。


但是我能看見你還是彩色の。
在我記憶體中。




就像那些明晃晃の夏天的花。


周而複始。
輪回發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