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年。}

1236697233007326_file.jpg
1236697233059120_file.jpg
1236697233112656_file.jpg




Chen Yan Sunny me

我做了我们7年の纪念卡。
只是因为今年不能见面。
但是4座城市的遥远隔不断想念。


路途总会有交点。
坐下来独自透支回忆の快乐。


想你们都变得很开心。

晚安
亲爱。 


















 
 

束缚

儿童。
2009-03-08 21:05:54






晚上睡着の时候
还想了会她的事。



在我表现出语言匮乏の时候
刚好是她需要对话の时候。

每次。
我不能治愈什么 所以不试图进行劝说。


因为有些位子即使空着
也不是为我留着的。


我可以把这看做回归正统自然健康的形式
不是么。




--------------------------------------



或许我像推脱一般的口气
让人觉得尴尬了

用陌生号码发来的

「我走了,再见。」

「已经在火车上了,会想你的。」

你的意思是没有最后一面。
我很索然。

未免太煽情了一点。
对于你早就打算好的事情我从来都没有预兆。
不过我觉得我非常平静

只是现在有点不舒服。







--------------------------------------------------



昨天的梦。



一整晚都出现一个男人牵着一个儿童。

那人的脸我是熟知的。
但又久远的。
久远的 我只记得他一个表情的样子。
显然我还是有点心虚。


一个木质的扶梯,只有我们2个人在爬。
我和那个男人。

他就在我眼前 我以为我都可以看见他额边的汗滴。
瞬间知道的事情是
我们是在倒立着向下爬。

那个儿童突然出现在我和他中间
或许那个儿童一直是跟他在一起的

我不记得我们有没有爬到终点
但是最后 我还是我
那个人是和一个儿童在一起的。好像他们就是一个整体。

其实没有任何关联。
这种毫无关联的空虚感我第一次察觉。



------------------------------------------------------






所以我以为人离开了一个人
关联是实质的敲碎了。


你不必认为所谓记忆是什么证据。


那都是我们の盲肠 不对将来负责的东西。
让它继续存在也好。
从身体里扯出来也好。



不忙着说自己是第多少号患者的时候
我已经学会了



自我诊断。